公告版位
小女子纏夢從無名搬到了這裡,有時寫些小說和心情短文,還請大家多多關照喔^^

看著妳那張蒼白的臉龐,回想起剛才奈落的攻擊,是多麼地猛烈、多麼地突然。

突發的狀況,讓我措手不及,轉眼之間,妳已應聲倒地。

來不及報復、來不及咒罵,陰險的敵人早已跑得老遠,而不見蹤影。

靜靜的凝望妳憔悴的身影躺在床上,纏繞的繃帶鎖著胸口,也纏繞了我自責的心,顯得好沉重。

看著那呼吸緩慢的一起一伏,安靜的空間顯得平靜,而我的心卻怎麼也靜不下來,只能焦躁不安的在妳身旁守候。

要是……

要是當初下定決心把妳趕走,會不會就沒有今天的創傷?

不管妳在哪裡,只要能好好活著,就算思念、就算見不到面也好,不是嗎?

為的,只要妳好好活著,就足夠了。



沒注意到妳已起身,按住胸口,有些難過的樣子。

「妳怎麼起來了?快躺下休息!」忍不住霸道,責罵妳迷糊的小腦袋。

「好…」無力的呢喃著,氣若尤絲。

「妳好好休息,明天……我把妳送回家鄉,就不要再回來這裡了。」撇向一旁,不敢正視著妳。

「為什麼?」

「我不需要老弱殘兵,我不需要沒有用處的人。」編造了狠話,希望能奏效。

妳震懾,眼神裡訴說著無法接受的事實。

「你是怎麼了?這不像是你會說的話……」

「但妳剛才不是聽清楚了?還是,妳要我再重複一遍?」不像我說的話,的確,因為這些話,是用來趕走妳的。

妳撐著身子起來,再度按著胸口,額頭冒著汗水。

「你這是在……趕我走,是嗎?」

一陣沉默,接著開口。

「這是為了妳好。」

「為了我好?」妳眼裡充滿生氣,表情就像說著『這很荒謬』的模樣,妳開始忍不住動了怒火起來,「你又想像上次那樣,把我一個人丟回去,然後獨自一個人奮鬥,是嗎?是這樣嗎!?」

「妳有必要動怒嗎?現在的妳應該要……」

「不要把逃避當作是我的幸福!!!」用盡全力,妳大聲地喊。

瞥見妳眼中隱含的淚水,和胸口微微滲出的血水,我楞了眼。

「阿籬妳…」步上前去,想要關心妳的傷勢。

「不要!不要碰我!像你這種人……咳咳!!」妳卻推開了我,順帶咳了兩聲。

「先休息再說吧。」實在擔心,握住了妳的肩,想催妳回床休息。

「不要!既然你要我走,我就走!我走行了吧?我走!!!」

生氣、無奈,妳的眼淚更是毫無保留的奪眶而出,接著,更是頭也不回的向古井奔去。

看著妳的背影,心中有如千萬根針在扎一般痛撤。

對不起,我傷了妳的心……

對不起……



終於到了最終戰役,會了奈落。

幾番激戰,實在吃力,沒料到奈落竟然這麼難對付!?

之前預想的對策,難道都沒有效嗎?

一團巨大的火光,正面衝向前來,已滿身傷痕的我,根本無力逃脫。

於是,等待迎面而來的攻擊。

倏然,一個身影從不知名的角落竄出,遮蔽了我前方的視線。

就這樣,妳手持弓箭檔在我面前,回頭一盼,憔悴地笑了。

不行!攻擊的程度太大,單憑一隻箭的力量實在太薄弱了!一定會遭受波及的!

「阿籬~~~!!!」

已經太遲。

血色飛濺,時間就那樣給停止了。

「不~~~!」

宛如失翼蝶兒,妳就這樣在我面前硬生生的倒下,我卻什麼也沒辦法為妳做。

擁著妳,心痛、心碎無法掩飾,於是再也忍不住的落淚。

撲鼻而來的血腥味太現實,無法造假的狀況,我只能一再的心碎、再心碎。

「為什麼這麼傻……為什麼……」

「笨蛋……傻的人應該是你吧……快、快去擊敗…奈落吧……剛才那一箭……應該有射傷他……」妳又笑了,笑容雖然疲憊,卻是由衷的笑。

刺痛與心碎,弄不懂妳為什麼不擔憂自己的性命?只擔心是否打敗奈落!?

朝負傷的奈落望去,腹部刺穿了一個洞,神情卻依舊怡然自得。

「我不要!」

「你不要?犬夜叉,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啊!不好好把握,可是會後悔的~」奈落邪惡地笑。

「我寧願保住她的性命,也不要在這裡跟你浪費時間!」

「就說你是笨蛋……」無力的聲音從懷裡傳出,妳昏死過去。

心急之餘,急著把妳拯救,輕輕抱起妳,頭也不回的往楓之村奔去。



靜靜凝望,在皎潔的月光下顯得更蒼白,簡直毫無血色可言。

「她失血過多,傷口太大,再加上舊傷尚未復原……」慈藹的楓姥姥說道。

「所以……?」看著妳如此生氣殆盡,心裡略有個底。

但…還是感覺好痛……

「所以,恐怕她是熬不過來了。」

閉上眼,聽到的瞬間,心被挖空。

「阿籬她……臨走前把一封信交給我……說當你打敗奈落回來的時候,再唸給你聽。不過我想,現在就可以唸了,因為我想,這對你會比較洽當。」楓姥姥從袖口抽出一張薄紙,緩慢的說。

「好,」深吸輕嘆,說道「唸吧。」

『犬夜叉,這時的你,應該已經打敗奈落了,對吧?』不,我沒有。

『那真是恭喜了,經過這麼久的長期奮戰,終於有了好的結果。』不,也沒有。

『經過上次爭吵過後的離別,我回到家哭了很久,也想了很久。』……

我沉默了。

『一直以來,我們都是這樣在奮鬥著、努力著,這之中有歡笑、有淚水,我們是這樣子走過來的。』

『每一次艱困,都挑戰我們的極限,靠著大家和我們的努力,走遍天下、打遍天下,再多麼難熬、再怎麼困苦,我們不都走過來了嗎?』

『只是這一次,我不懂了,為什麼非得要趕我走?難到你不相信我的能力,也不相信我們的能力,足以打敗奈落嗎?』

『當然,我是知道的。我怎麼可能不懂你想什麼?我知道,你是因為擔心我,不想我發生任何意外,對吧?』

『只是,這不公平,非常的不公平。』

『為什麼只能讓你保護我?我也能夠保護你啊!』

靜靜的凝視著妳,心中有說不出的苦,只能往肚子裡吞。

妳能保護我,是啊!妳保護到我了,結果,現在呢?

『保護重要的人不是最重要的事嗎?為什麼你要我愧對這個信仰?我可以證明,我能保護你的啊!』

那我怎麼辦?對我來說,妳也是我重要的人,那我該怎麼做,妳才會覺得平衡?

『所以,這次我決定獨自追蹤,也打算跟在你們身後,看看奈落打些什麼主意。』

『說不定之中會有激烈的戰鬥,發生了什麼萬一,為了承諾,我相信我接下來做的動作,不會後悔。』

『還記得我說的話嗎?我說:不要把逃避當作是我的幸福!』

『其實,逃避幸福的人,是你,而不是我。』

『我們明明可以一起戰鬥,就算是同生共死也好,至少不違背良心,不是嗎?』

『如果是生,就算日後生活平淡無奇,也算是幸福不是?如果是死,至少我們努力過,也都盡力了。』

『又或者,我們其中一個人活了下來,一個人死去,但至少,最後我們是一起度過的。』

『難道,這還不夠嗎?』

瞬間,我感到妳的呼吸停止了、妳的心跳停止了,我們之間所有的一切,在這一刻,都結束了。

結束了。

回憶起那句一點也不感人的遺言,說道:「就說你是笨蛋……」

也許吧,也許我是個笨蛋,是個比妳還笨的笨蛋。

於是,就這樣,不該結束的都結束了。

不該結束的幸福,結束了。

結束了。

 



~End~
籬兒廢言:
本來只是要寫單篇的
沒想到一下子寫這麼多
真是……唉……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纏夢 的頭像
纏夢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............
  •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.很感動;
  •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• 小梨子
  • 感動到眼淚都要飆出來了-大大你寫的文真是太感人了-.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