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小女子纏夢從無名搬到了這裡,有時寫些小說和心情短文,還請大家多多關照喔^^
「毛病又犯了是吧?」

一股涼意從背脊竄升,嘴角抽搐的抖了幾下。

「可惡~看我怎麼逞罰你~~飛來骨!!!」

珊瑚抬起那巨大的武器,正準備劈下去的同時,感到裙角有所動靜,使她停止了動作。

她瞧了瞧。

「娘~為什麼你常常打爹爹呢?爹做了什麼壞事嗎?」

是雲珀,珊瑚與彌勒之子,當初是為了紀念死去的弟弟琥珀,才決定名字之中有個珀字,除此之外,大概是太思念琥珀,有時候還甚至感覺,雲珀就像是琥珀小時後一樣,神態十分相像。

「有啊,你爹做錯了很嚴重的事,記得以後不可以學你爹到處拈花惹草唷,知不知道?」珊瑚輕撫著雲珀的頭,對於兒子,脾氣明顯緩和許多。

「什麼叫做……拈花惹…拈花惹什~麼?」雲珀年紀還小,對於一些深奧的詞彙還不懂,他好奇地問。

「娘有空再告訴你,你先回屋子裡去睡午覺。」她決定先不說明,只怕太早解釋,反而會教壞了孩子。

雲珀抓著頭,乖乖聽話的獨自走回屋子裡去,路上還一直念著這句成語,猜想這到底是什麼意思。

唉,怎麼會有這種『模範』父親呢?珊瑚嘆著氣。

「以後別在孩子面前做這種事了,都已經有孩子了還不學乖,你真的很糟糕耶!」

「是~珊瑚~~」彌勒抓起珊瑚的手在臉上摩蹭,撒嬌的乖乖聽命。

「還有,」珊瑚把手抽離,臉上冒著青筋「也不准在我面前這個樣子,更不准背著我做這種事!聽到沒有!」

突然,彌勒的臉變得正經嚴肅,再突然之間,彌勒又噗喫大笑了一下。

「笑什麼?」提高語調,珊瑚氣憤地問。

「妳在忌妒啊?」

「我忌妒?你有病!我沒事忌妒你那句話做什麼!?」珊瑚的臉出現暴怒,眼睛瞪地老大。

「那不然是羨慕?」彌勒的臉上依舊笑容呈現,壓根沒注意到珊瑚這次真的生氣了。

「我只是要你做好父親的責任!」受不了到這個時候,彌勒還用這種說說笑笑的語氣說話,多年來的壓力終於爆發,珊瑚忍不住衝口而出「就算不是針對我好了,你好歹也想想雲珀吧!?」

彌勒傻了,他瞥見珊瑚眼裡堆積的眼淚,像是一種無奈的雨,下了很久,然而水庫卻不准她洩洪,於是現在氾濫成災,而不得收拾。

「多年來,自從我懷孕,你就常常不在家,跑去哪裡快活了我不知道?還不就是雲珀問的『拈花惹草』!?在大家面前,我還得裝很幸福、很甜蜜?你不知道人的忍耐是有極限的嗎!?」快速地說過一長串,累積多年的怨言,老早就想一吐為快了!但是,卻常常心軟,常常作罷。

老天爺~佛祖真要毀了他下半輩子嗎?他只不過是為了家庭去外地賺外快啊!真的冤枉啊!珊瑚~

砍柴賣薪,除妖趨魔,為了要維持一家生計,他也付出了很多代價啊。

就是那麼剛好,就是那麼恰巧,剛好在他愛『開玩笑』的時刻被她撞見,於是,多年下來,變成了怨靈,就變成現在的局面,實在是水深火熱。

「珊瑚……妳聽我解釋……」

「我不要聽,這沒什麼好說的,這就是事實,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了,你就不要再執迷不悟了!」憤怒的眼淚終於止不住的宣洩而出,珊瑚宣告著。

彌勒無語,為了家計外出付出的代價,雖然正當,但是他發覺,珊瑚是真的再也受不了這種玩笑了,他開始心中充滿虧欠,後悔當初沒陪在她身邊,好好安撫她不安的心情。

『男人,總要看到眼淚,才會發覺事情的嚴重性啊!』彌勒終於明白了這句話。

「我再也受不了了……」

籬兒廢言:
喔耶~我讓他們吵翻天啦~(高呼)
(天音:你憑什麼高興啊?)
因為接下來就粉感動啦~~~(尖叫)
這集拖的有點久~
是因為是為了要稱做『爹娘』還是『爸媽』在煩惱…
總之,好想有點太杞人憂天就是了…(嘆)
沒辦法,腦筋總是想到別的地方去…

創作者介紹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墨染 六花
  • 唉呀~ 夫妻吵架了 ˊ ˋ

    話說 為了 叫"爹娘" 還是 "爸媽"
    這種煩惱
    我好像也碰過類似的 XDD

    可是後來想想那都不是重點 XDD
  • 呵呵,也是啦
    劇情好看才是重點XD

    纏夢 於 2013/09/06 22:22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