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小女子纏夢從無名搬到了這裡,有時寫些小說和心情短文,還請大家多多關照喔^^
「我再也受不了了……」珊瑚擦乾淚水,有些哽咽地說「我要帶著雲珀回我的故鄉居住,你不准跟來。」

「珊瑚……」彌勒呼喚,但珊瑚還是以最快速度離開了他的視線,可見她生氣的程度。

只怕,她連聽都不願意聽,連話也不跟他說了。

彌勒只是待在原地,抿著唇,臉色很難看。

瞬然,他感到一股強烈的邪氣從東方的樹林裡竄來,速度很快,快到連他都瞠目結舌,險些腳軟。

而邪氣只是從天空快速劃過,像是萬馬奔騰一般,飛向西方的那一端。

邪氣走的一乾二淨,空氣再度恢復了平靜,但是,心頭上還是覺得不安,就像是有什麼不詳的事情即將發生一樣……

倏地,他想起珊瑚,他們家的方向不就正是西方嗎?該不會……!?

「珊瑚~!」




回到空蕩的家,看著兒子抱著雲母甜甜的睡著,嘴角還流了些口水,口中喃喃聲還不曉得在講些什麼。

珊瑚笑了笑,還是只有兒子陪伴她的時候,她才能感到放心。

這些日子以來,要不是有兒子的天真和笑聲陪伴著她,她恐怕不會撐到現在的吧?

珊瑚替雲珀蓋好棉被,在他額頭上輕輕一吻,對於兒子的關愛,無庸置疑的偉大。

夕陽餘暉照進屋內,已經接近傍晚了,時間過的真快。

只是夕陽美地短暫,而黑暗很快地即將來到,這也暗示了某些元素,該是起軍反攻的時候了!

太陽消失的瞬間,雲母束起貓毛,發出了嘶吼的聲音,將珊瑚拉回現實裡。

「怎麼了雲母?」

雲母衝到屋外浴火變大之後,四處張望,鼻子更是猛嗅,眼神出現前所未有的憤怒。

「雲母?」

瞬間,珊瑚也察覺不對勁,怎麼邪氣這麼重?

然而在這片天空的籠罩之下,這屋子的上空顯得更加陰暗,就像是一大片烏雲一般漆黑。

陰暗的籠罩還果真幻化成了烏雲,是什麼樣的妖怪,會有如此強大的邪氣?

四周開始刮大風、下大雨,黃色的大地一時泥濘肆虐,天空風雲變色,這究竟是怎麼回事!?

突然有一個聲音。

這個聲音漸小漸大,『他』在笑?而且,這個聲音又好像在哪裡聽過?

會是誰?

接下來只看到烏雲螺旋狀的降落在她面前,像是一個小型龍捲風。

而笑聲依舊沒有間斷,而且是從烏雲裡傳出來的!

「你是誰?」

「我是誰?這麼久不見,連我的聲音都忘啦?」陰沉的聲音再現,珊瑚只是謹慎地保持不動。

烏雲散開消失,天空閃電的光芒照在他臉上,她簡直不敢置信,那種樣貌,叫她怎麼能忘記?她驚嚇地差點就要忘了呼吸。

「奈落!?」為什麼他沒死?

「很驚訝是吧?」

「你怎麼沒死?你不是死了嗎?」

「我是死啦,只不過陰曹地府的鬼帶不走我,所以我就藏匿在洞窟之中,等待時機而動啊。」奈落邪惡地笑著,撫摸那張有些破碎的臉,就像是……拼湊出來的。

「你的臉是怎麼回事!?」

「我的臉啊~只不過是利用了洞窟附近的人~拿來一一檢驗罷了……」

珊瑚胃裡一陣翻攪,想不到居然用這麼噁心的做法復活……

「簡單地說,就是殺了他們,然後看哪一個比較適合我,借來用用罷了。」

真是殘忍。

一聲雷響,閃電的光芒預告著黑暗的可怕,奈落只是邪惡地笑,心裡盤算著主意。

一個小小的身影從屋裡跑出來,抓住了珊瑚的衣裳,可憐悉悉地說。

「娘~我怕打雷~」雲珀望著母親,依偎著。

「乖,別怕。」珊瑚握著兒子的肩,眼神不敢亂飄,深怕一個閃失,奈落就要展開什麼動作。

「珊瑚~~」

遠遠的,彌勒氣喘唏噓的朝這裡跑來。

籬兒廢言:
呃…又是估計錯誤…
感人的在下集、下集、下下集、下下下集……(歐飛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纏夢 的頭像
纏夢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影幻
  • 好緊張啊

    死奈洛竟然復活了 = =

    討厭~
  • hpesowo1998543zz
  • 討厭~
    為何命運要不斷捉弄阿籬呢?QAQ

    請讓我們繼續看下去

    …………^O^(尖叫聲連連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