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小八!?」彌勒看著那圓滾滾的貍貓,露出疑惑的表情。

「這是夢心大人要我交給你的。」看到彌勒法師風穴再現,趕緊將袖口裡的東西拿出來,交給彌勒。

那是一串藍紫色的佛珠。

這時,天空的烏雲散開,月亮露臉,將月光照在佛珠上,散發出清透的光澤。

彌勒皺眉,先不管夢心師父為何在緊要關頭送來這個救命品,總之,先封印住風穴再說。

「唔…」但也許是因為吸入太多最猛勝,使他眼前一黑,昏了過去。

珊瑚擔憂的衝過去扶住他,攬起他因為毒素而發燙的身體,心裡一陣刺痛。

殺生丸見了不關他的事,於是轉身離開。

「等等!」珊瑚叫道,殺生丸瞥了一眼「謝謝。」

隨後殺生丸頭也不回的勁自離去,留下他們夫妻倆和一個發楞的小孩。

在一旁的貓妖,只是茫然的望著一臉擔憂的珊瑚,蹲下身軀,似乎想幫忙些什麼。

「雲母?」看見自己信任的夥伴鼎力相助,不由得露出微笑「謝謝你,雲母,幫我把他送到楓姥姥那治療,之後再回來找我們。」

將彌勒抬上雲母的背,認為穩固了之後,輕撫雲母的頭。

「去吧。」

看著遠去的身影,對於自己之前那樣傷人的行為不由自主的愧疚起來。

此刻彌勒的罪行,好像拋到千里之外,壓根沒被想起。





回到久違的地方,在珊瑚哄著雲珀睡著之後,走進他休息的床邊,靜靜的望著他。

看著他蒼白的臉色,珊瑚心裡陣陣刺痛著。

每次一但有了危險,彌勒就得冒著生命危險來保護她,要是他真發生了什麼萬一,那她怎麼承擔得起,沒崩潰也肯定失神的。

過了好久好久,彌勒就那樣躺在那裡,一動也不動的,顯然沒有甦醒的跡象。

如果……他就這樣一覺不醒……就這樣一覺不醒了……那麼她……

好害怕,真的好害怕,珊瑚忍不住的掉下眼淚。

「你快醒醒好不好……求求你快醒過來……」珊瑚趴在他的胸口,用眼淚染濕他的袈裟「我已經失去一個琥珀了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再讓我失去一個你了……我誰都不要失去……我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

珊瑚哭得柔腸寸斷,哭得太厲害,險些要把心臟嘔出來的樣子,這種害怕失去的感覺,真的好痛苦。

「你快醒醒……求求你……求求你……」

這時,在裝睡的彌勒真的再也裝不下去了,聽見珊瑚為了他這麼擔憂,那哭聲簡直淒厲,一陣陣刺向他的心房,多麼地不好受啊!

他只是伸出手,輕撫珊瑚的頭。

「你醒了?」珊瑚感到一陣觸感,立即欣喜若狂起來,大概壓根兒沒注意到彌勒在裝睡的這件事。

「嗯。」彌勒輕聲道,因為毒素還沒有完全排除,所以依舊顯得虛弱。

珊瑚體貼地拉好他身上的被褥,每一個動作,都比先前顯得溫柔許多。

「多睡一會兒吧,多休息才會好得快,對不起,我剛才吵醒你了。」每一字每一句,像是在做彌補的動作,這倒讓彌勒有些不太習慣。

「沒關係,我是剛好睡飽,並不是妳吵醒我的。」其實他依舊疲憊,只不過想在剛才那種氣氛中,藉著這難得的機會,想多聽聽珊瑚的真心話罷了。

「喔…」雖然聽他這麼說了,但珊瑚的表情還是不當那麼一回事「記得那個時候……」

《待續》

籬兒廢言:
連夢心師父也被提出來啦~~
照理來說,夢心沒什麼厲害的啊
怎麼會在緊要關頭拿出救命丹勒?
搞不好在下集會提到……(說搞不好是因為,有時候本人的估計能力很爛……)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纏夢 的頭像
纏夢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