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連續幾天,附近的山域是一無所獲,犬夜叉完全聞不出一點蛛絲馬跡來。

「可惡!奈落那傢伙到底躲到哪裡去了?!」他握拳擊向石壁,石壁呈放射狀的龜裂。

「犬夜叉,這個問題我們也很想知道,但急了也沒用,你冷靜一點。」彌勒說道。

「冷靜?你叫我冷靜??」犬夜叉睜開銳利的眼睛瞪著彌勒,雙手有力地往他領口的衣襟一抓一扯。

「犬夜叉你別這樣!」珊瑚趕緊阻止,單手抓住了他的手臂,卻無法箝制他那衝動的力道。

「犬夜叉!冷靜一點!」阿籬也來幫珊瑚的忙。

四個人就這樣僵持了幾秒鐘,直到阿籬發飆……

「給我坐下!給我坐下!!給我坐下!!!」她扯破喉嚨的嘶喊。

「哇啊……」他當然逃不過這一擊,但當他想抬頭罵她的時候,「咦?」

人不見了?




阿籬把他拋的遠遠的,自個兒一個勁的走,也不管他們追上來沒有。

她回想著這幾天以來,犬夜叉拼了命的尋找奈落,幾乎沒有停歇,明明這麼疲憊不堪卻還撐著身子想戰鬥,她是看在眼裡,痛在心裡啊!

擦著晶瑩的淚水,漸漸地平復心情,才正準備折返,卻發現她置身在一個結界裡!

她慌了一下,些微顫抖的拿出弓箭,架在弦上,發射,然而結界只是像是黑洞般地把箭吸了進去,並沒有破除結界。

她慌了,真的慌了!

阿籬用力敲打那面看不見的結界,再敲擊背後同樣包圍她的,她吶喊著:「犬夜叉!犬夜叉!!」

聲嘶力竭之下,她漸漸覺得呼吸困難,雙腳雙手軟弱無力,頭腦開始昏沉了起來。

躺在地上翻個身,眼皮半開半合的,她突然覺得好睏。

唯一清楚感覺到的,有人……有人在擠壓著她,但眼前沒有東西在晃啊……

阿籬緩緩的身手向前,剛才明明在背後離她還有十公尺的結界,現在竟然在她指尖可及的所在!?

結界正在縮小,她呼吸越來越困難,越想睜開的眼睛卻更不聽使喚。

「我不要……我不要死在這裡……我還想再見他一面……」潛藏的意念,在心裡響起。

接著,陷入黑色迷霧,進入一片黑暗。




阿籬不曉得她是死了,還是在作夢?

如果是地獄,應該會有地獄使者,不應全是黑暗一片的。

週遭仍是黑暗,她繼續走著,原本快速的步伐越來越緩慢,最後停止步伐。

這片黑暗世界寧靜的可怕,不管她怎麼喊叫都沒人回應,一切盡無的情況,就快要崩潰了!




剎那間,嘈雜起來,耳邊還響起再熟悉不過的聲音……

「阿籬!阿籬!!快醒醒!醒醒啊!!」那是犬夜叉嘶吼的聲音,還略帶了悲傷的氣息。

「我死了嗎?」四周仍是黑暗,阿籬心生疑問。

「阿籬!醒一醒!阿籬!!」同樣那樣急切的呼喊。

「應該是死了吧……」黑暗沒有恢復光明的跡象來看,她只能這樣推測。

犬夜叉的吶喊轉的悲切而淒厲,為什麼這樣的聲音持續不斷?難道她就不能好好的走嗎??

她甚至覺得火大起來。

「犬夜叉!」



眼前慢慢恢復明亮,她置身在犬夜叉緊緊的懷抱裡,她的臉、她的胸口佈滿了他的淚水。

「犬、犬夜叉?」面對這一幕,她楞了眼。

「阿籬!?」犬夜叉發現她還活著,欣喜若狂的將她擁得更緊。

「犬夜叉……」不管她是死了還是作夢,能再見到心愛的人一面,什麼隻字片語就再也不需要了。

她早知道她是多麼需要他的,是那麼需要,那麼需要。

他倆相擁,彼此,再也不想失去誰了。

籬兒廢言:
原本是想不出什麼東西來的
只能硬掰囉……(因為我只想到開頭和結局而已咩)
不知道掰的有沒有道理說……
總覺得這集很沒頭沒腦= =
創作者介紹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