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小女子纏夢從無名搬到了這裡,有時寫些小說和心情短文,還請大家多多關照喔^^
隔天,天還沒亮,珊瑚和彌勒就各自準備完畢,在離開之前,敏感的雲母從睡夢中醒來,變大了身軀,想要和珊瑚一同前往,不料……

「雲母,你留下來。」珊瑚正經的說,「留在雲珀身邊,一有什麼閃失,立刻帶他離開,知道嗎?」她溫柔的撫摸著牠,表情帶了一點不捨。

雲母嗚噎一聲,似乎不太願意,不能與夥伴一同戰鬥,當然心有不甘。

「聽話,這份工作需要你幫忙,就只有你能幫我了,聽話,嗯?」珊瑚擁抱著牠,再三的誘勸。

聽著珊瑚這樣信任牠,牠低聲嘶鳴,點頭答應。

於是,珊瑚背負起沉重的武器,跟隨著彌勒,一同前往邪氣最濃烈的所在……




離與珊瑚約定的日期還剩一天。

阿籬回憶起珊瑚那天的表情和言語,雖然表面上說是要接雲珀回家,輕鬆的語氣下透露著什麼,她自然聽得出來。

是啊!滿是無奈,與沉重。

大家各自背負著不愉快的過去和使命,唯有她一人,從一個平凡的學生,沒有什麼沉重的背景,只不過是穿越了時空,就變成了必須守護四魂之玉的巫女,差異實在太大。

奇怪的是,這種幾近奪命的戰鬥,明明可以選擇逃亡,卻還是留在這裡發呆著,要問她為什麼,她心中自然明白。

腦海裡的夢魘暫且不提,在她為某人心動的時刻,即使沒有那場夢,她也會這麼做的。

「怎麼一個人坐在這兒呢?」聲音自後方響起。

「沒事,只是在想事情。」回眸,是楓姥姥,「我一直在想與奈落一戰的事情,這次奈落再度復活,一些事情變得繁亂不堪,村莊被滅、人事皆非,接下來又遇到了蜘蛛襲擊和結界侵犯等等的,我想如果我沒有來到這裡,是不是就不會發生這些事了呢?」

「傻丫頭……這個問題是多餘的,妳還是多去陪陪他吧!」楓姥姥歎了口氣,笑了笑。

「嗯,好!」阿籬想了一想,表示同意。



御神木下,一名銀髮少年靠在樹幹上歇息著,緩慢的呼吸吹動著凌亂的髮絲,他漸漸的閉上眼睛。

阿籬緩緩的走近他,為了不吵醒他,她放輕了腳步,蹎著走。

她湊近他,瞧了瞧他的睡相。

只剩下幾公分的距離,鼻子都快碰到鼻子了,越來越靠近、靠近……

忽然,一個強而有力,她落入銀髮少年的懷抱,正想開口反抗,那人卻說。

「借我抱一下。」低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,她楞了一下,「我想抱妳。」又楞了一下。

「犬、犬夜叉,你怎麼了?」阿籬問著,因為這不像是他會說的話。

但事情就真的這樣發生了。

接下來的,更是驚天動地。

犬夜叉推開她瘦弱的肩,沒有預告,低下頭就唇上襲擊而去,來了一個突如其來的吻。

她嚇傻了,眼睛睜大大的看著深吻她的對象,簡直不敢置信。

他從沒這樣深吻過她,更別說一個蜻蜓點水,甚至連臉頰都沒讓他親過,她真傻了。

好不容易結束一個纏綿的吻,離開她的腫脹,他細細的看著她,那張臉,早已通紅。

阿籬根本就不敢看他,她只是低頭不語,羞愧的不能自己。

於是,他只好二次把她擁入懷中,說著最後的甜言蜜語。

「阿籬,你害怕嗎?」

「害怕什麼?」她疑問。

「害怕跟我在一起做所有的事。」

「不會啊,為什麼要怕?」她又疑問,覺得奇怪。

「是嗎?」他笑了笑,語氣帶了點神秘,「那今晚陪著我吧?」

阿籬抬起雙眸,充滿著疑惑。



夜晚,屋內的被褥中,沒有交談,只是透著彼此的體溫,安心的睡著而已。

相擁而眠,純粹,相擁而眠。

她微笑著。

籬兒廢言:
又是一個懶人出文
抱歉拖了這麼久喔
最後面的不要胡思亂想
純粹的睡覺,本文不含十八禁啦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纏夢 的頭像
纏夢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