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逐漸亮起,雲朵緩慢的飄著,阿籬站在屋外,微風拂過她的髮稍。
 
肩上,忽然披著她最熟悉的味道,火鼠裘。
 
她回過頭。
 
「你醒啦?」阿籬淡笑,輕言。
 
「嗯!」犬夜叉看到她的笑,他也笑著回應,「睡的好嗎?」
 
「嗯!」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,她靦腆的笑著。
 
早晨的太陽悄悄露臉,溫和的光芒灑在兩人身上,形成一幅極美的畫面。
 
倆人對望著,微笑的弧度更大了,阿籬緩緩伸出纖手,尋找著溫暖,將他牽著。
 
有人說,牽手是牽心,牽著他的心,感覺什麼都不怕了。
 
相反的,自信滿滿,她相信,有他陪著,她能度過這難關的。
 
一定可以的。
 
 
 
 
正午,珊瑚和彌勒來到那處廢墟,這裡不但邪氣重,就連正午原本該炙熱的天氣都佈滿了烏雲,實在古怪。
 
突然,地面劇烈震動,珊瑚和彌勒背對著提高警戒,眼神謹慎的四處張望。
 
果然,從土壤裡鑽出一隻蜘蛛,體型之大,牠大聲嘶鳴著,撲向兩人。
 
珊瑚和彌勒各自快速跳開,閃過蜘蛛妖怪的攻擊,不料倆人腳邊又各自鑽出了一隻大蜘蛛,擋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 
實在驚險,珊瑚拋出飛來骨,捲起一陣沙塵,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掃斷蜘蛛的腳,蜘蛛大聲哀嚎著。
 
但奈落的手下可沒這麼好對付。
 
在她掃斷下一隻蜘蛛的腳時,忽然後方的蜘蛛吐出了絲,全身動彈不得,在無法取得平衡的情況下,她摔倒在地。
 
「珊瑚!」同樣在對付蜘蛛妖怪的彌勒撞見妻子遇難,他大喊,作勢要去拯救。
 
突然,一陣風狂掃了起來,珊瑚身旁的蜘蛛瞬間化作碎屑,一抹紅色人影從高處彈跳而落,站在她眼前。
 
「犬夜叉!你來晚了!」彌勒見狀,對著他大喊。
 
「晚是晚了,但現在才要開始吧!」他扛起鐵碎牙放在肩上,笑道,「彌勒!」他看到彌勒後方的蜘蛛作勢要撲了上去,趕緊喊道。
 
一道紫色光芒往那射了過去,妖怪霎時灰飛湮滅,阿籬舉著短弓,扯出一抹自信的笑:「彌勒法師!沒事吧?」
 
「多謝阿籬姑娘!」彌勒大聲回道。
 
然而在這時,隔著數十公尺的遠方捲起沙塵,地面混濁的塵煙與天空的烏雲起了閃電。
 
最後,天與地的結合,形成了類似龍捲風的沙塵,一雙紅色的眼從縫隙間閃了出來,還帶了濃濃的殺意。
 
「是誰!?」犬夜叉大聲喊道,手中的鐵碎牙對準了目標。
 
龍捲風持續旋轉著,裡頭的敵人沒有動靜,只是風暴愈來愈大,捲起的沙塵也愈來愈多。
 
他們四人一字排開,手中的武器各自準備就緒,就等對手鳴槍,蓄勢待發。
 
從風暴裡閃出一個人影衝向他們,速度之迅雷,犬夜叉立即揮起鐵碎牙,頂住對手的攻擊。
 
雖然對手有奈落的臭味,卻不是奈落,依他推測,大概又是個分身了。
 
敵方手持雙刃,眼神邪惡,有著人形,聲音卻有如怪物一般,嘶鳴聲不斷。
 
犬夜叉大力揮開鐵碎牙,對手向後退開,又隨即撲了上來,攻擊之猛烈,他只能不斷的抵擋,情勢持續僵持。
 
而其他人,當然不是閒著……
 
 
 
 
不知怎麼的,阿籬的腦海裡突然嗡嗡作響,就連視線也開始模糊了起來。
 
似乎開始打鬥是上一秒的事情,等到真正清醒時候,看見的卻是自己想的到,但又比想像中來的嚴重的畫面。
 
彌勒的風穴正開始吞蝕自己,珊瑚全身佈滿傷痕,就連犬夜叉也……
 
一片滿目瘡痍就在自己的昏沉間發生,根本來不及反應,卻眼睜睜看著同伴任人宰割?
 
接著,她聽見、她看見……
 
 
 
彌勒正握著右手臂,朝著珊瑚的身影大喊:「別過來!我求妳別過來!!」
 
而這時,珊瑚半是躊躇的,前進又停止腳步,前進,又停止腳步。
 
眼眸裡,似乎只有他一人;眼神中,似乎歷盡滄桑,卻又帶著幸福。
 
看著他的背影,就只剩那麼一公尺。
 
「快走!珊瑚!快走!!不要這麼傻啊!!快…」
 
聲嘶力竭的吶吼就在珊瑚的唇間打斷,她將誓言的手與他被詛咒的手相握。
 
瞬間的淚,兩人消失在風中……
 
 
 
 
而犬夜叉,依舊帶著滿身的傷勢繼續拼命著,滿地的血,已分不清誰是誰的。
 
最後致命的一擊就要往他胸口殺去,阿籬慌忙的想去搭救,卻怎麼也動不了,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怪物的利爪刺穿他的胸膛,濺出的血,多地灑在牠的臉上,顯得怵目驚心。
 
「犬夜叉!」在心裡的吶喊,眼眶熱了起來。
 
無力的身軀就像被丟棄的魁儡一般砸在地上,任那怪物又踩又踢的,最後,從妖怪背後走出唆使者,奈落。
 
而他只是一勁地笑,而且是衝著阿籬,那種諷刺的笑。
 
隨後,在她面前,提起犬夜叉的頸首,擰斷。
 
簡直要摧毀她崩潰的心靈,她嚇楞了眼,只是看著奈落的邪惡笑容不斷的逼近、逼近……
 
 
 
 
 
一片黑暗掩蓋。
 
而當她再度睜開雙眼,她身在寧靜的坊間,眼中的淚順著臉龐滾了出來。
 
她在哪裡?該不會成了奈落的俘虜!?
 
才剛想著,門外的人就推開竹簾走了進來,還依稀帶了個嘆氣聲。
 
「阿籬!妳醒了?妳可真把我們嚇死了!」是珊瑚,她驚喜的呼道。
 
「怎麼回事?」阿籬按著沉重的頭顱,問著。
 
「妳前天去採草藥時不小心被毒蛇咬了,再加上妳本身有一點發燒,所以就一路昏睡到現在了。」珊瑚慢慢的敘說著,「楓姥姥一直眉頭深鎖的說沒辦法確定妳什麼時候醒來,額頭燒了又退、燒了又退,害我們大家都擔心死了!」
 
原來如此,但那些事情呢?如果是夢,會不會仔細了一點?
 
「那……奈落呢?」她還是想確定一下。
 
「奈落?從妳被咬之後我們就一直陪在妳身邊,並沒有動作。」
 
看珊瑚這樣簡單肯定的回答,看來真是夢了。
 
只是,犬夜叉呢?
 
「珊瑚,犬夜叉呢?」阿籬輕輕的問。
 
「喔,他啊,從事發當時一直到今天中午他都在照顧妳,是我們看他精神不繼才催他去休息的,現在應該在楓姥姥那邊睡吧!」珊瑚說著,語氣好像還滿責怪他的,「要叫他過來嗎?」
 
「嗯……不要吵他好了。」她說。
 
「燒應該退了吧?」珊瑚將手覆在阿籬額上,「應該退了,那我走囉!」隨後撿起落在被褥上的濕毛巾,收拾過後,走了出去。
 
又恢復一片寧靜。
 
只是,寧靜很快的就被打破,換來的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。
 
門簾被猛烈掀開,那抹紅色人影衝了進來。
 
「阿籬!妳沒事吧?」
 
一雙金色的眼眸飛也似的來到她面前,突然不知道要怎麼回答,只是半是驚訝、半是驚喜的看著他。
 
「欸,妳不要不說話啊!」看的出來他真的很為她擔心。
 
「我沒事。」她緩緩的回答,眼中糊著淡淡的淚水。
 
犬夜叉坐在床邊,突然靜默了起來,臉還轉過一旁,不正視著她。
 
只是突然嘴裡咕噥一句:「對不起。」
 
「為什麼說對不起?」阿籬充滿疑惑,不懂他為何這樣說。
 
「因為我沒在妳身邊,所以……」他偷偷握緊了拳頭,痛恨自己的疏失,「所以很抱歉……」
 
「沒關係。」這種事情,她向來不曾責怪。
 
接著又進入一片靜匿,不由自主的,她緩緩靠在他的肩上,閉上眼睛,回想在夢裡經歷的一切。
 
那些好的、不好的、美麗的、醜陋的、溫柔的、憤怒的……全部、全部拼湊在一起,如果要說這一切是必然的經過,那她也死不足惜。
 
輕閉雙眼,她緩緩的問道:「這,也是夢嗎?」
 
靠在他肩上的觸感和溫暖,是夢嗎?
 
如果是夢,拜託讓它實現;如果不是夢,請讓它停留在以後的夢裡回味。
 
她心裡嘀咕著。
 
「妳說什麼?」犬夜叉摸不著她那句話的意思,覺得沒頭沒腦的。
 
「沒什麼……」她依舊輕閉雙眼,口中輕輕說道,「只是覺得,從現在開始,要更珍惜和珊瑚、彌勒法師、七寶……還有跟你相處的每一分、每一秒,僅此而已。」
 
真的僅此而已?她笑問自己。
 
但現在,不管那個夢境會不會實現,都不重要了不是嗎?
 
要擔心、要難過,留給以後吧!
 
現在,她只想陪在他的身邊,不管災難如何的多,她只想多停留一些、多分享一些。
 
無論未來多麼艱難。
 
多麼艱難。
 
【END】
 
籬兒廢言:
終於完結了……呼!
本來後面打鬥的部分要寫很長的
後來想想重點也不在打鬥啊
不寫啦!累死嚕!
不知道結局有沒有讓大家失望呢?(天音:好像有喔!)
如果有我也沒辦法了……(累趴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纏夢 的頭像
纏夢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