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原本就是想寫單篇的,但寫著寫著發現字數愈來愈爆,
想說爆兩千已經很了不起了,結果來到五千大關!=口=
所以我標題的分類這樣寫沒關係吧?
因為真的很長呀~
而且要分幾章的話,又怕把情緒打斷,
所以大家就耐心看吧!
看完還是有我的廢言區XD


【續】




花開花落之間,妳牽著我的手走過。
不間斷的守護,是我能回報妳的陪伴。
然而這次,卻已無能為力,而剩下的,我還能為妳做些什麼?




無法呼吸的痛,在妳倒下的那一刻,破碎的聲音彷彿從胸口傳出,刺穿五臟六腑,那是我心碎的聲音。


「撐下去!阿籬!」將接近昏迷的妳打橫抱起,手一伸,卻是滿滿溼熱的血,從妳身後緩慢流下。


心一驚、著急一攬,腳步往楓姥姥的居所奔去,一刻也不敢停下。


「阿籬!不准睡聽見沒有!我不准妳睡!」


我用盡全身的氣力奔跑著、劇烈喘息著,而妳在懷裡,氣息卻是愈來愈微弱。


前方的路顛簸不堪,就算如此,希望那就是出路,一個能拯救妳的出路,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。


我縱身一躍,終於來到楓姥姥的住處。


「楓姥姥!快救救阿籬!」


看著楓姥姥震驚的立即為她把脈,並看了看重傷的傷口,她躺在床上虛弱的模樣,手無力的垂在床邊,我遠遠地望著不干擾楓姥施救,卻什麼都做不了。


手足無措,我僵在原地動不了,只能看著床邊的水盆,一次一次,漸漸被染紅。


良久,氣氛變得死寂,楓姥姥撐起腰桿緩緩站起來,她臉一偏,我看見楓姥姥的表情,頓時明白了結局。


「救不了……阿籬嗎?」


我希望這句話永遠不要說出口,也希望答案永遠不是肯定句,但是這次……


「阿籬傷的極重,不只是心臟,連其他器官也遭受波及……我盡力了……」


沉默。


要怎樣的代價,才能讓這一切回歸原點?


一命抵一命、把時間倒轉、讓記憶忘卻?


妳陪伴我、妳喜歡我、妳說要和我在一起……


妳愛我。


如果那三個代價都可以選,那是否連愛也跟著不復存在了?


手上的血紅的刺眼,我恨血不是自己流的,沿路的血不是自己留的。


手足無措的人是我、無能為力的人是我、不能守護妳的人……


依舊是我。


這樣的我,還能為妳做些什麼?


妳給我的回憶,這麼長、這麼多,那麼我呢?


「楓姥姥,能否施法讓她再活一天?因為我不想……讓她就這樣子離開。」


「可以,只是時限一到,阿籬會走得很快,所以你要把握……」


「我知道,麻煩妳了。」










施法完畢,我靜靜的待在妳身邊等待妳的清醒,貪看妳的面容,那安祥地彷彿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,身上已換上了乾淨的巫女服飾,雖不是平常的妳,但是……


我的阿籬,妳就是妳,換了服裝,就算面貌不再是妳,我也一定會認出妳,只待來生……


早晨的陽光拉開序幕,穿過窗戶輕輕地灑落,床上的人兒終於從睡夢中甦醒。


「犬夜叉?」


妳只是喚著我的名,彷彿那是奢求,卻為何,以前的我從不懂得多珍惜妳一些?


「阿籬,妳還有哪裡不舒服嗎?」忍住哽咽,口氣彷彿妳只是生了一場病而已。


「沒有,我很好。」我扶著妳坐起,妳只是揉了揉眼睛:「只是感覺我睡了好久,做了好長的一場夢……」


「什麼夢?」


「其實也不算是夢,那只是從我認識你到現在的點點滴滴而已。」妳摸著額頭,眼神回憶著夢中的片段,嘴角上揚甜甜的笑著。


心一疼,從前聽民間流傳著人將死時,人的記憶會從頭至尾瀏覽過一遍,但是妳的,卻滿滿是我們的回憶。


「奇怪,我明明記得我受傷流了好多血,怎麼現在感覺一點事也沒有?」撫著胸口和背部,妳疑問道。


「是楓姥姥用很好的藥草施加法術才救了妳的。」憶起水盆的那片血紅和妳的手無力垂向一旁的畫面,我心如痛剿。


不願再浪費與妳在一起的一分一秒,我牽起妳的手就往屋外走去。


「你要帶我去哪裡?」


去哪裡?如果可以,我想帶妳去牛頭馬面也找不到妳的地方。


但若是強硬將妳留下,我想後果便會灰飛煙滅,連愛都不存在了。


「是秘密。」我咧嘴一笑,妳沒發現的是,我笑得很僵硬。


妳不以為意的聳聳肩,攀上我的背,柔順的黑髮垂在一旁隨風揚起,妳的味道飄過,而我情願的沉浸在妳的香氣之中,迷醉。


背著妳,我腳步輕盈地奔跑著,能往哪裡去?我就像是迷航,隨風飄流,


我只求上天給我一個奇蹟,這最後的記憶,再也不要遺憾。


不經意間,有桔梗的花香飄過,就像死去的桔梗特意引領我的。


眼前,是一大片桔梗花海。


「好美啊!」妳驚喜的從我身上跳下來,奔向那片花海。


妳張開雙臂開心的旋轉著,轉了一圈又一圈,之後慢慢停止下來,就近摘了一朵桔梗花湊近鼻間。


我知道妳聞不到那真正的桔梗花香,桔梗的香味一般人是聞不到的,但妳還是溫柔一笑,嘴角上揚。


此時,一陣風吹來,妳身後的桔梗花海一波波的隨風搖曳,那一片藍紫色的溫柔圍繞著妳,這一幕,美的像是一場夢境。


而入夢的我,寧可相信這一切都是夢,寧願沉迷在這場夢裡,不再醒來。


「犬夜叉,你怎麼了?怎麼一直看著我?」然而,妳發現了我注視的眼神,走到我面前望著我。


我望著妳,不敢去想剩下的時間還有多久。


「阿籬……我可以問妳,為什麼喜歡我嗎?」


「犬夜叉怎麼會突然問這個問題呢?」妳噗哧一笑。


只是因為想知道,我究竟哪裡好,會讓妳想和我在一起、讓妳願意如此的付出生命……


「犬夜叉嘛,雖然你很霸道、很小孩子氣,有時會故意說一些惡毒的話,但我知道你是善良的,你有正義感,願意為無辜受害的人討公道,不只是為了復仇和尋找四魂之玉而已。」說至此處,妳臉色微紅的繼續說著:「這幾點雖然許多人都有,但是因為是犬夜叉,換作是其他人,我也不一定會喜歡的。」


因為是犬夜叉……因為是我?


「是因為犬夜叉的關係,因為是你,所以我想永遠和你在一起。我……」


沒等妳說完,我把妳拉進懷裡,顫抖著感受妳的溫暖、妳的馨香滿懷,抱著妳的力道不自覺地收緊,彷彿這樣做妳就不會消失不見,妳會像現在這樣,充滿朝氣和笑容地在我眼前。


然而,卻只是惹出更多的眼淚而已。


流出的剎那我趕緊抹去,不想讓妳察覺。


面對這樣突如其來的舉動,妳只是伸出雙手輕輕的環抱,妳的臉貼著我的胸口,久久不語。


「永遠和犬夜叉在一起……就像現在這樣沒有隔閡,我就很滿足了。」


妳在我懷中緩緩的仰望,那雙發亮的眼睛直接望進我眼中,想逃避妳認真的表情,我卻再也無法自拔。


猶豫地,我伸出手觸摸妳的臉,拇指輕輕描繪妳的唇沿。


唇,吻了上去,再無法停止的,是那顆不想與妳離別的心。


妳說想永遠和我在一起,妳不知道的是,妳我想要的永遠,卻已經永遠觸不到了。


被我欺騙的妳,會做何感想?


貪婪地沉醉,我深吻著妳,不斷犯下不可彌補的,是我愛上妳的原罪。


我不斷的犯錯,就連吻妳,都讓我恨我自己。


是真的不想讓妳遺憾?還是我不願接受事實,讓妳這麼快的離開我?


結果純粹……是我的自私,想把妳多留在我身邊一天也好。


騙自己,假裝下一刻妳仍在,下一秒,我還能觸摸到妳的體溫,牽著妳的手,我們,可以一直走下去。






之後一天的不可思議,我們只是像一對平凡的戀人一樣相處。


走在紫色花海裡,從沒放開的手,一步步的,回眸相視而笑。


我摘下一朵插在妳髮間,妳問我:「好看嗎?」


我沒回答,親吻妳的額,並深吸一口氣。


「很美,而且很香。」


妳只是羞怯一笑,溫暖的手再次牽著我,妳凝望著這雙手,又再一次的笑著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
「走吧!」然而,妳只是這樣說著。






時間的殘酷在天空上顯現,夕陽西下,我背著妳走在歸途。


妳累了,妳只是累了我知道,我仔細聽著妳規律的呼吸,知道妳只是累了睡著了而已。


回到村莊,回到了楓姥姥居住的小屋,聞到一陣菜香,我輕聲喚醒妳。


「阿籬?醒來了,該吃飯了,阿籬?」


沒有動靜。


「阿籬?該醒來了,阿籬?」我搖了搖背上的妳,深怕妳在不知不覺中離去了。


「唔……什麼?」


我輕嘆一口氣,接著聽到背上傳來吸口水的聲音。


「餓了吧?該吃飯了。」我忍住笑意,對著妳說。


進到屋裡,楓姥姥照往常的幫我們添飯,妳從她手上接過,像是取暖似的捧著那碗飯許久,妳看著那冉冉升起的白煙,無預警的,妳的淚水竟奪眶而出。


「阿籬?」我心慌,以為妳哪裡不舒服了。


「沒事……只是有點想家了……」妳笑著抹去眼淚,一臉的難為情。


「都是因為我把妳留在我身邊妳才……」看著妳未乾的淚痕,我很心痛。


「是我自己想留在你身邊,否則你再怎麼強求也沒有用的。」


無意的一句,正中我的心房,給狠狠地刺了進去。


再怎麼強求也沒有用。


就如同我現在做的事情、我希望的事情,雖然只有一天的時間,但該被得到寬恕嗎?


妳似乎感受到氣氛的凝結,妳只是尷尬的微笑著,夾起小菜放進我碗裡:「吃吧。」


此刻,我們無語,妳陸續的為我添菜,怕我吃不夠似的,但臉上真心的微笑,卻一直保持著。


凝望著妳,我擱下碗筷,牽起妳的手就要往外走去。


「去哪裡?你才吃了半碗……」






夏夜的田野裡,很熱鬧也很寧靜,我牽著妳的手,一步一步漫步在這阡陌之中。


聽著蟬聲蛙鳴,如此愜意,怎麼以前從不曾像這樣好好的陪著妳呢?


偶然間,妳見了前方出現的幾隻螢火蟲,放開我的手,腳步輕快的追了上去。


妳伸長了手往那發出光亮的空中撈了撈,不一會兒,妳望著手中的光亮,笑得很開心。


我往妳的背影望去,除了螢火蟲的點點螢光,一旁的水田如鏡,也照出了我倆的倒影。


望著水面的倒影,鏡中如此美好,真怕一個風吹草動,驚破了這幅美景。


「犬夜叉,你看。」妳捧著手中的螢火蟲,不知何時已走到我面前:「手過來。」


「很漂亮對吧?一閃一閃的,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。」我打開雙手,妳小心翼翼的把螢火蟲放進我手裡,驚嘆一聲。


此時,手裡的螢火蟲展翅,從我手心飛向空中。


妳仰望著,大喊:「趕快去找到你的另一半吧!」


妳依舊笑的很開心,卻驚見又妳眼裡的淚光。


而妳只是打著哈欠,微笑著對我說:「我們去山頂看星星好嗎?」






我口氣很壞,每次這個時候總是這樣,但我總是敵不過妳的撒嬌及哀求,陪著妳做這些看似很無聊、很平凡的事情。


我卻是習慣了,但一直都沒有發覺,我早就習慣了妳的陪伴,也習慣了陪在妳身邊的感覺,有多麼依賴。


我們並肩坐在山頂上,看著山腳那渺小的房舍,妳似乎有些累了,沒有多問就躺在我的腿上,閃亮的眼睛向上望著,緩緩的指出那些妳認識的星星來。


那些星星妳不知道說了幾遍,我卻一次也沒記住,因為我眼裡只有妳而已。


「你知道嗎?那邊的牛郎星和這邊的織女星,中間隔著一條銀河,每年七夕才能再相見一次,但七夕一過,倆人又得被迫分離,因為他們犯了罪,被上天給逞罰了。」


「跟他們相比,我們幸運多了,以前只要透過一口井,什麼時候想見你,只要跳下去就能見到你了。」


「五百年前,五百年後,這片星空都沒有變呢……」


我望著懷裡的妳,輕輕撥弄妳的瀏海,妳伸出手輕撫我的臉頰,眼神又不明所以起來。


妳是笑著,卻讓我感到莫名的悲傷,我輕觸妳的臉,忽而從手上感到妳晶瑩的淚。


「阿籬?」


顫抖著,妳眨著眼睛讓淚水滑落,眼神沒有移開,妳只是一直望著我,並且帶著微笑,眼淚卻不斷的流。


直到妳嘴唇忍不住開闔的一剎那,我全明白了。


濃厚的血味從妳口中傳出,妳早就知道了結局,卻一直忍著,不讓我知道……


這是何苦……?


終於,我的口中也嚐到了鹹鹹的滋味,這證實了妳就快離開我的事實。


「對不起……阿籬……是我沒能救得了妳……」


哽咽著,淚水已模糊了我的視線,想擦乾淚水看清妳的臉,卻越擦越多。


「每一次……你一直都救了我……所以……不要再說抱歉……」


「但是這次救不了妳啊!」我大喊,憤怒的,但恨的是我自己。


握著我的手,妳微笑著:「你一直都救了我……我只是去了另一個世界……等你來接我……就像……透過古井……穿越了五百年一樣……」


落著淚,我無心聽進她這句安慰的話,擦乾她嘴角流出的血,我的心一次比一次更痛。


「我想睡了……你……可以……再吻我一次嗎?等我醒來……再讓我……看見你……好嗎?」


顫抖的手,再次輕撫著妳的臉、妳的眼,我前俯著最後一吻,妳的手也在同時無力的落下。


唇,已冰冷;淚,不再溫熱;心,隨著妳的逝去,同時凍結。


無意間朝妳最愛的星空望去,一顆流星長長的劃過天際。


我許願,我還能再見到妳,但是,真的有可能嗎?












我叫日暮籬,是一個國中三年級的學生。


現在與爺爺、媽媽還有弟弟草太、和一隻叫小蚋的貓住在一起。


從小到大,常常聽爺爺說著四魂之玉有多神奇的事情,能讓人實現願望,所以神社裡便做了好幾個四魂之玉的鑰匙圈,當作給民眾的護身符之用。


我是看不出來到底有沒有用處啦,只是常聽爺爺說著這神社的一切,有時也會有些好奇,但一直都沒有過問。


千年的御神木、神秘的古井……以及最後……


據說四魂之玉五百年前就消失了,傳說是一名半妖少年和一名巫女讓它消失的。


真不明白,一個能許願的東西為什麼要讓它消失呢?


「小蚋!你在哪裡?快出來!」


遠遠的,我聽見草太的聲音從神社那裡傳來。


我走過去一看,草太站在神社的門口對著裡面喊。


「在找小蚋?」我蹲下身看著那口井。


「對啊,我認為是在下面沒錯。」草太怯怯的說。


「那怎麼不下去看呢?」


「我害怕啊,陰森森的。」


「真是的,你是男子漢耶。」看著弟弟害怕的樣子,當姐姐的我只好下去幫忙找了。


只是接近那口井……不知為何讓我很緊張……是什麼呢?


「小蚋,快出來!」我走下樓梯搜尋著小蚋,接近那封印的古井,不禁也毛骨悚然起來。


突然一個毛毛的東西接近我的腳,嚇得我往後退去,卻一不小心跌進了那口古井裡!


「啊!」


一隻手緊緊的抓住井口,但就快撐不住的同時,有隻手有力的把我拉出井外。


我撞進他懷裡,背後的光讓我看不清他。


光看影子是一個短髮男子,但這個懷抱,這個感覺……


是誰?是誰救了我?


終於,看清楚的同時,回憶是熟悉的,熟悉的回來了,即使過了五百年……


你還是救了我,一直救了我。


透過那扇窗,你回到我的夢裡徘徊了十五年,卻一直看不清你;但透過這口井,我終於見到你了。


見到真實的你了。


「為什麼你這麼晚來接我?」我微笑著,流著高興的眼淚。


「我一直都想來接妳,只是穿越了五百年,真的很久啊……」


「笨蛋……」我搥著你的肩膀,哭著笑著像個傻瓜似的。


犬夜叉……


謝謝你救了我,謝謝你回到我的生命裡,謝謝你找到了我。



【短篇完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纏夢 的頭像
纏夢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