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小女子纏夢從無名搬到了這裡,有時寫些小說和心情短文,還請大家多多關照喔^^
自從打敗奈落之後,犬夜叉一等人過著平淡的生活。

彌勒和珊瑚結為了夫妻,相守一生,七寶則是與楓姥姥一同居住著,不時的跑去找五月敘舊。

而犬夜叉和阿籬,當然還是在兩個時代之間穿梭,但隨著學業的層次愈升愈高,阿籬回去的次數也就跟著減少了,所以,都是犬夜叉待在她的時代陪著她,只有覺得無聊到十分難耐的時候,才會回去找其他人。

這時候的阿籬,已經是個二十歲的大學生了,在班上雖稱不上頂尖,但分數都還可過關。

是個大學生的她,離鄉背景,住在學校的校舍內,固然課業再怎麼重要,還是不免思念起遠方的他。

「不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……」

阿籬喃喃自語地說著,望著遠方看得出神,連坐在一旁朋友都看得出來,阿籬又在思念心上人了。

唉,阿籬大大地嘆了口氣,平常他在的時候,總是嫌他吵;他不在的時候,又覺得渾身不對勁。

難道,愛情的代價就是要心神不寧嗎?

真是難熬啊……



這天,街上滿是成雙成對的情侶。

他們勾著肩、摟著腰,或者不時來一點kiss,真教她失意難耐啊。

就連朋友們都去甜蜜了,拋下她一個人在宿舍,飽受孤寂之苦。

唉,犬夜叉哪知道這種節日呢?就算知道了,他也弄不懂這些節日的涵義吧?

哪些日子該是情侶相聚的日子,他怎麼可能會懂,不可能懂得……

於是,不抱著任何希望再做白日夢了,躲到被窩裡,先睡一覺比較實在些。



阿籬睡得很不安穩,那名身穿紅袍的少年不停地出現在她夢裡,刀光劍影不斷地出現。

刀面反射的光芒映在少年的臉上,是一張不服輸的臉,也是一張佈滿鮮血的臉。

都傷成這樣了,還不逃跑,這是為什麼!?

她想去攔阻他,身子卻怎麼也不聽使喚,她根本動不了。

少年邁起腳步,舉起牙刀,往妖怪的身體劈去。

不料,觸手將他的四肢緊緊纏繞,負傷累累的身體,連這小小的抵抗都做不了了。

妖怪使出致命一擊,少年的身體被刺穿一個大洞之後,應聲倒地。

少年無神的將頭偏向她這邊,眼中沒了焦距,但似乎帶了些虧欠。

「不、不要……不要這樣……」阿籬心裡吶喊著。

妖怪縱聲大笑,走向阿籬。

突然天空一陣明、一陣暗,最後,她看見的是奈落的臉……



「不要!!!」

阿籬氣喘唏噓的從床上坐起來,滿身大汗。

那個夢境,對她來說簡直是身入其境,就像是真的一樣。

有濃厚的血味,有戰火的煙硝味……

夢中一切的一切,她有多麼害怕,如果成真了,那該怎麼辦?

心根本安定不下來,於是連睡衣都不換了,穿了毛皮大衣、隨手抓了錢包就往校外跑去,也不管學校半夜跑出去的那些違規事項了。



走出寒冷的街,地上還積著雪,人煙稀少,更別說是車輛了,只恐怕連一台腳踏車也沒有。

「怎麼辦……一輛車也沒有……要怎麼回去……」

於是硬著頭皮,沿著大馬路,看著大概的路線,小跑步回去。

大概是天氣太過寒冷,走了一個小時多後,阿籬再也支撐不住的,倒臥在一旁的雪地裡。

在昏昏沉沉之間,腦中又浮現夢裡的那張臉,又教她心碎一次。

「不行……我不能停止腳步……」如果不見他安然無恙,她怎麼能安心呢?

繼續巔頗地走著,突然一個聲響叫住了她。

「阿籬。」


籬兒廢言:(籬兒是我的另一個暱稱)
啊……又是一篇新文啊……
人家都說我的文章已經夠多了還一直寫寫寫寫×n~~
讓別人瘋掉也讓自己瘋掉~~~(哈哈^^”)
這個故事是在睡覺的時候想到的
不過當然不是自己夢到啦~別想太多~^^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纏夢 的頭像
纏夢

*夜晚聆聽_浪漫_日記

纏夢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hpesowo1998543zz
  • 阿籬的思念教人不禁也為她傷心啊!
  • 澐
  • 我來看新文了哦XD
    好緊張好緊張QQ
    有空就會看然後回文哦 加油啊
  • 謝謝你喔

    纏夢 於 2017/08/13 23:35 回覆

  • shell2533
  • 分隔兩地的會讓彼此更珍惜著彼此~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